快捷搜索:  3500

宝武大合并 能否真正实现1+12?

    

  宝钢、武钢两大钢铁央企的重组方案即将公布。财新记者独家获悉,国务院国资委已于今年8月最后一个星期通过了宝武重组方案,并于9月初上报国务院。不出意外的话,一家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年产能达到6000万吨、规模位列全球第二的钢铁“巨无霸”,将在月内诞生。

  6月26日午后,宝钢股份、武钢股份同时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重组,即日起停牌。这一爆炸性消息迅速在网络刷屏,业界对这则传闻多年、突然落地的消息仍感震惊。

  上述两家上市公司,分别隶属于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集团和新中国第一家钢铁企业武钢集团。宝钢集团内部人士9月初向财新记者证实,宝武合并对两家钢铁企业来说都十分意外,国资委向两家公司董事长徐乐江和马国强通知此事的时间,比正式对外公告的时间不过只早了一周左右。

  据财新记者多方了解,重组方案的核心内容是宝钢换股吸收合并武钢,武钢集团整体并入宝钢集团,合并后新公司拟命名为“宝武钢铁集团”。

  这桩典型的政府主导式央企大合并,为何在此时推出?多位深感意外的市场人士认为,上一轮历经八钢、韶钢等十几个中小钢企重组失败教训,深受收购“包袱” 拖累的宝钢,当下并无同业并购的内在动力;而武钢股份是2015年钢铁业上市公司“亏损王”,年净利润亏损超过75亿元,总负债将近700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70%,人均吨钢生产效率比行业平均水平低近三分之一。

  这仅是武钢财务困境的冰山一角。多位市场人士对财新记者指出,武钢更大的“债务窟窿”藏在集团。武钢集团2016年第一期超短融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 2015年9月底,武钢集团负债总额接近150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达1184亿元。此时接盘武钢,宝钢的未来风险不容小视。

  但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此次决策层对钢铁业重组决心已定,宝武合并将是新一轮国有钢企重组的开端,此前停滞的鞍钢和本钢重组也可能再次启动

  据财新记者了解,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和国资委已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钢铁行业兼并重组与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这份文件明确了国家推动新一轮钢铁企业兼并重组的目标和路径,即通过央企重组的带动作用,到2025年,使国内形成2-3家年产能8000万吨以上的钢铁企业,6-8家年产能4000万吨以上的钢铁企业。合并旨在提高行业集中度,使钢铁行业排名前十的企业产量集中到总产量的60%以上。

  这一目标似曾相识。2011年10月,国家工信部印发《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明确在“十二五”期间要形成3-5家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6-7 家具有较强实力的特大型钢铁企业集团;力争到2015年,国内排名前十的钢铁企业集团钢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从2009年的44%提高到60%以上。但 “十二五”期间钢铁行业重组并不顺利,行业集中度不升反降,2014年行业集中度降到了36.6%,四年间下降了12%。

  宝武合并能成为推动钢铁业新一轮兼并重组的“大鲶鱼”吗?答案在市场看来并无悬念。在国企产权、治理结构、人事组织、激励约束等制度性安排未有实质性改革的情况下,宝武重组很难突破过往绝大多数央企“拉郎配”后表面合并、内耗加大的结局,无非是央企数量或产能规模的简单加减法。

  被通知的合并

  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今年5月份,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和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在参加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内部会议时,被告知国资委可能在不久后让两家重组,二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太可能”。

  另一位接近宝钢管理层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宝武合并坊间一直有传闻,但都是猜测,政府层面未正式讨论过此事。合并突然宣布,可追溯的重要动向或是5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考察武钢集团,之后一个月国资委即宣布两家企业合并。

  6月16日,马国强在武钢股份召开的2015年股东大会上还否认了合并传闻。他说:“武钢股份未来即便真的进行兼并重组,更多会考虑向多元化方向尝试。针对同行间的并购重组,武钢股份没有太多机会。”

本站为您推荐: